車禍記錄5/11日
晚上和小弟去分院,看護和大哥正在安撫爸爸,爸爸從下午開始一直躁動,而且還把鼻胃管拔了出來,然後醫生來插鼻胃管,爸爸一直躁動還打醫生,結果鼻胃管一直無法順利插回去,最後第4次才插回去,可是老爸已被插到鮮血直流了,醫生說從今以後都要將爸爸的手綁起來,沒有醫師的同意,都不准解開,而且還說;如果要爸爸不躁動,可以服用安眠藥和鎮定劑,其藥量對爸爸日後的睡眠品質有所影響依賴,而且服用了這些藥,通常病人是處於昏沈沈的狀態,這樣對病人也沒有幫助,醫師也說了很現實的話,醫師說我們不可能一天到晚幫你爸爸插鼻胃管,況且復健也不做,若是情緒不好吵鬧我們都還能接受,但不做復健又一天到晚拔鼻胃管,那這樣只好請你們將爸爸帶回家。
醫師問我們,爸爸是不是要再開頭部1次,看是不是沒清乾淨?還是怎樣?建議我們的醫師讓我們很為難,一個人的頭部開3次誰受得了?爸爸從重度昏迷拚到現在,醫師一句是不是要再開?簡直是判我們家人死刑,頭部沒清乾淨那就是你們的醫療疏失,怎麼最後丟一個難題給我們,要我們再做決擇呢?難道爸爸的情形,醫生都束手無策嗎?那比爸爸嚴重的還很多,放棄我爸,也是等於放棄那些人啊!
爸爸一直很躁動,在走廊上都亂打人,連放在一旁的輪椅,爸爸都要去打,像爸爸這樣的躁動,我們都默默承受,而肇事者你死去哪?我真怕爸爸到最後沒看護敢照顧,為什麼難題一波接一波呢?為什麼還不平息呢?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
創作者介紹

Little

emgv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