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吳起縣高級中學女生逼學妹“賣處”案引關註
  “讓我們受害者走法律途徑,過去3個多月毫無音信”
  校長已被免職,5名被打學生均返校上課
  吳起官方昨夜通報:暫未發現公職人員參與賣淫嫖娼
  吳起,陝西西北部的一座小縣城。這個因石油而富,曾因免費教育而聞名的地方,如今卻因一起醜聞,被媒體圈推到了風頭浪尖。
  事情還得從去年9月說起。該縣唯一一所高中——吳起高級中學多名高二女生向5名學妹施暴。按被打學生家長的說法,多名高二女生逼他們孩子“賣處”掙錢,被拒絕便遭到毒打。
  鄭州晚報記者昨日調查瞭解到,目前5名被打學生均已返回原校原班級上課。但孩子被打一事過去了3個多月,相關部門未正面給他們一個說法。
  還有被打家長爆料,上月初當地一派出所副所長兩次主動找到他調解,願意拿25萬元“封口費”,被他拒絕後便無下文。
  鄭州晚報記者 冉小平
  發自陝西吳起
  【回顧】
  被學姐逼“賣處”不從遭致毒打
  根據吳起縣委外宣辦昨晚11點20分發出的情況說明稱,2014年9月21日下午,吳起縣高級中學高二一女生告訴崔某,稱有一高一女生曾指著崔某照片對其辱罵。當晚11時許,崔某叫來王某等6名同學,將罵其女生和另外一名與其有過節的高一女生先後叫至4號女生公寓一宿舍內進行辱罵毆打,隨後又叫來她們認為比較囂張的高一3名女生進行毆打,並強迫脫衣、拍攝半裸照片,且犯罪嫌疑人王某持水果刀威脅受害人,如果將此事告訴老師或家長,就將拍攝的照片外傳。
  被打女生家長許先生、臧先生則稱,起因是多名高二女生逼他們孩子“賣處”掙錢,被拒絕便遭到毒打。
  他們介紹,去年9月21日晚10時左右開始,高二年級14名女生在學生宿舍樓指派其中4名女生帶著刀闖入二樓高一年級的女生宿舍,將一名高一女生強行推拉到四樓一學生宿舍威逼毆打,讓她推薦高一女生誰長得漂亮,不說就打,這名女生說了幾個孩子的名字。
  他們4家孩子均在不同宿舍,先後被高二女生帶到該宿舍侮辱。還有3名孩子被脫光衣服,拍裸照,檢查是否是處女。
  家長們稱,自己孩子說,高二女生找她們是想“逼她們跟外面的人睡覺”,一次掙5000元,給高二女生們交3000元,自己得2000元。
  臧先生表示,待自己發現時,他家孩子臉、腰等部位都有紫塊。
  據媒體報道,高二女生還逼著孩子脫衣服,不脫就用刀子直接劃衣服,有一女生肚子都被割傷了。
  因被打孩子們年紀較小,情緒敏感,鄭州晚報記者未直接聯繫採訪。臧先生表示,上述情況均是孩子們口述的;他們陪孩子做筆錄時,也是這麼跟民警說的。
  被打的5名孩子,有1名孩子傷勢較輕,未到醫院治療。另外4名均做治療。其中兩名孩子存在耳膜穿孔。
  後經延安市公安司法鑒定中心做出的鑒定,鑒定意見是兩個孩子屬輕傷二級,另兩個孩子屬輕微傷。
  【進展1】

  5名被打女生均返回原校上課
  被打學生家長臧先生說,傷勢較輕的那名孩子很快返校。他家孩子治療了20多天,傷情基本康復,但孩子情緒低落,平時都羞於見人,晚上睡覺突然醒來哭泣,死活不願意再去原學校上學。
  其他3名被打女生也存在類似情況。當時家長們想著讓孩子轉校,但吳起縣僅一所高中,難度較大。臧先生稱,陝西省教育廳曾就此發函責成延安市教育局妥善、儘快處理,協調孩子們重新入學事宜;延安市教育局也幫忙協調到延安市區上學,但學費一事不好解決,後來4名被打學生均返回原校就讀。他家孩子是兩三周前返校的。
  臧先生稱4名學生都在原班級上學,現在也都住校,也在原來的宿舍住。
  “學校是封閉式管理,一周放假一次,孩子情緒不好,剛去學校時一天打一個電話。”臧先生說以前孩子成績是中上等,這次考試老師沒讓考,尚不清楚學習情況。
  【進展2】

  走法律途徑過去3月毫無音信
  事情發生後,4名被打學生的醫療費多由學生家長墊付,打人方家長只願賠償兩三萬元。臧先生稱他女兒治療費花了2萬多元,學校只拿了2500元。
  無奈,他們找到學校要求解決。不料,吳起高級中學時任校長張俊殷稱學校只是搭平臺,調解處理,學校沒有責任。
  “讓我們受害者走法律途徑,過去3個多月毫無音信。”許先生稱,學校推脫責任後,家長們便找縣教育局、縣信訪局和縣政府等,均被告知走法律途徑。他們也帶孩子到公安機關做了筆錄,但直到現在,相關職能部門從未就這起案件進展情況向他們通報過。
  許先生和臧先生稱,平常都是聽外人瞭解案情進展的。他們稱從打人家長處得知,6名被刑拘的孩子仍未放出來。
  臧先生表示,就他個人的情況,當時公安機關讓他簽字,同意走法律程序,他得知身為縣人大代表的廟溝鄉樓坊掌村的村主任齊景濤(音)與這起案件有關,拒絕簽字。
  臧先生說:“要是單純的高二學生打高一學生,我願意走法律途徑;但現在有幕後因素,走正規法律程序難以懲處到幕後指使。”
  【調查】

  家長:派出所副所長曾拿25萬元“封口費”
  被打家長臧先生爆料,事發後,吳起縣城鎮派出所副所長臧繼賢(音)曾找到他,要送他高達25萬元的“封口費”,被他拒絕。
  臧先生介紹,臧繼賢的姨媽梁女士與他有親戚關係。去年12月4日和7日,臧繼賢以調解為名,兩次將他叫到派出所辦公室,稱這事牽扯到的領導太多了,讓他不要再找媒體了,願意給數萬元的費用作為補償。
  “第一次稱給10萬元,第二次漲至25萬元。”臧先生稱,第一次談的時候,臧繼賢還叫上了梁女士。
  臧先生告訴鄭州晚報記者,稱臧繼賢說這筆錢是領導讓他送的,但具體是哪位領導讓送的,臧繼賢讓他只管拿錢就行,並且拿錢也不打任何收據。
  在與鄭州晚報記者介紹這一情況時,臧先生給梁女士打電話,讓她實事求是地給媒體記者說。
  梁女士表示,第一次談封口費時她在場。調解時,臧繼賢曾命令辦公室工作人員全部出去,但臧先生當面拒絕。
  為何派出所副所長主動送錢讓“封口”?臧先生稱臧繼賢曾表示,只要他收下封口費,臧繼賢領導會通過提升職務的方式進行補償。
  鄭州晚報記者就此事向臧繼賢求證,先後兩次撥打他的手機號碼,均無人接聽。
  新京報報道稱,臧繼賢表示他沒有說過這樣的話。
  【通報】

  縣政府官網昨掛出

  校長免職通知
  鄭州晚報記者昨日23點40分登錄吳起縣政府網站,除“輿情反饋”欄目的情況說明外,“人事信息”一欄里《關於免去張俊殷吳起縣中學校長職務的通知》格外顯眼。
  張俊殷為出事時的吳起縣高級中學校長。事發後,吳起縣紀委、監察局已對相關責任人進行了責任追究,其中對張俊殷移交延安市紀委處理。因涉嫌違紀,去年10月30日經延安市紀委常委會研究,決定對張俊殷立案調查。
  昨日掛出的人事信息具體內容為:延安市中小學“四制”改革領導小組告知(延安)市教育局,“根據市委組織部《關於建議解除張俊殷吳起縣中學校長職務的函》[延市組函(2014)196號]精神,經研究,決定免去張俊殷吳起縣中學校長職務”。落款時間為2014年12月12日。
  【吳起昨夜通報】

  暫未發現公職人員參與賣淫嫖娼
  昨晚11點20分,吳起縣委外宣辦就網上流傳的“陝西女生對學妹施暴:被指收百萬為官員找處女”一事進行情況說明。
  情況說明稱,事發後,縣公安局以涉嫌侮辱罪將其中6名女生刑事拘留,1名因未滿16周歲不予刑事處罰,吳起縣檢察院依法批准逮捕王某等6人。11月17日,吳起縣人民檢察院以需進一步核實在訊問中嫌疑人王某供述其曾有給鄭某(女,某酒店KTV工作人員)介紹賣淫行為的案件線索予以退查。
  經吳起縣公安局補充偵查證實,並報經縣檢察院審查認定,王某、鄭某、齊某(鄭某朋友,系網曝縣人大代表、某村主任)涉嫌介紹賣淫案證據不足,未予批捕,要求繼續偵查。
  經公安機關反覆偵查,目前該案中未發現任何涉及公職人員參與賣淫嫖娼行為線索。
  針對網曝打人帶頭的兩孩子銀行卡裡有很多錢,其中一個卡裡有120萬元,另一個卡裡有80萬元,通報稱經公安部門在銀行系統查證並與嫌疑人核實,6名犯罪嫌疑人中無一人持有銀行卡,僅有王某持存摺1張,該存摺系其母以女兒名義辦理的,至2012年9月再未使用。存摺款項來源系王母家庭勞動收入,其間共發生13筆交易,累計存入金額9704元,現有餘額5.84元。
  目前吳起縣人民檢察院對該案正在審查起訴之中。
創作者介紹

Little

emgv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